首页
 
   厦门市观音山商务运营中心10号楼1803-1
   0592-5938539
   info@isifxm.cn

精彩回放 | 世界休闲体育科学与产业厦门论坛“圆桌论坛”(下)

点击:时间:2019-01-30
  2018年11月16日,世界休闲体育科学与产业厦门论坛在厦门国际会展中心举行。16日下午举办了休闲体育圆桌论坛,10余位休闲体育专家学者与产业精英就休闲体育产业趋势和休闲体育经济两个主题展开热烈讨论。现场精彩言论整理与分享如下。
 
 
圆桌论坛第二场:休闲体育经济
 

 
  凌平:各位专家,各位学者。我是杭州师范大学体育健康学院的凌平,现在担任世界休闲组织的常务理事和责委。从上午和下午的论坛当中已经感觉到大家对体育产业的热烈讨论,讲到了体育政策,体育特色,体育资源,体育产业的一些困惑,体育消费,以及刚才加拿大温莎大学教授、博士斯科特·马丁先生讲到的人口统计学变化等内容。我们接下来是不是围绕着各自的专长,体育产业怎么才能实现产业化?我觉得这里面可能会有这样一个问题,就是营销模式。很多时候我们有人才,有资源,有政策,有项目,有特色,但是我们不会营销,从2014年开始我们很多企业都涌向了体育产业,但倒闭亏损的很多,我们围绕这样一个问题根据个人不同的特点来进行研讨。

  有请罗普磷教授来谈一下新西兰户外休闲运动是的发展情况。新西兰是户外运动的天堂,是世界极限运动运动的发祥地。
 

 
  罗普磷:首先非常感谢世界休闲体育协会邀请我参加这次论坛。前不久受协会的委托,我们在奥克兰成功举办了世界休闲体育协会的高峰论坛,我们收获也比较大。在这里,我简单介绍一下我们在新西兰做户外运动组织的情况。我每年大概有1/3的时间在新西兰,2/3的时间是在国内,在国内主要是在深圳,我们做体育康复方面的工作。我们知道新西兰是世界极限运动的发源地,也是世界户外运动的天堂,由于它的地理位置和新鲜的空气,号称是当今世界上最后一片净土及是太平洋上一颗璀璨的明珠。这里大众休闲体育普及度非常高,2003年时比例已经高达86%。中国第一次对体育人口调查是在1984年,当时官方公布的数据是33%。1999年进行了第二次调查,这是由北京体育大学牵头做的一个中国群众体育现状的调查,内部公布的数字是32.6%。很显然,我们不谈它的差异,就说似乎没有显著性的变化,我们知道1984到1999年中国的经济高速增长,人均的收入至少在15年的时间达到了10倍以上。但是遗憾的是体育人口的数量没有显著的增加,我们理论研究工作者就在思考和探讨这个问题,实际上最根本的一个问题是意识的问题,直到目前,我们体育人口的数量大概也就是40%左右,仍然和经济发展水平不相匹配。
 
  新西兰为什么有如此高比例的体育人口,这就是大家有很强的锻炼意识。我记得新西兰马拉松赛比北马还要早,北马创始于1981年,新西兰的奥克兰国际马拉松赛则创始于1977年,我看新西兰的报道说参赛人数达到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我们知道新西兰总人口大概是460万左右,奥克兰人口大概是150万-160万,据说马拉松参赛人数是55万,这个数据我没有最后考证,我看到的是新西兰的有关报道,这能反映新西兰拥有空前强劲的体育消费。

  关于户外运动方面,我们2010年在新西兰主要做的是高尔夫项目,我们知道新西兰的高尔夫水平也比较高。最典型是它的女子选手高保景(韩裔新西兰籍)是当今女子职业和业余高尔夫赛的双料冠军,17岁转职业赛用了一年的时间就登顶了。高尔夫项目在整个新西兰的水平也比较高。那时候高尔夫项目是休闲性的,人数比竞技体育参与的人数要多得多,所以当时我们就做这个项目,一直到2014-2016年,因为国内的一些政治原因或者是政策原因,参加的人数锐减,或者说进入了高尔夫运动的冬季。反过来,休闲体育则蓬勃发展,户外运动人数持续高涨。这个时候我们就考虑到怎样把中国和新西兰结合起来,利用新西兰户外运动优势来开展这个活动。从我们组织的角度来说所面临的就是凌平教授谈的营销模式和如何营销的问题。之前西安交通大学MBA请我讲了一次课,共同探讨这个营销模式,后来我感觉这个模式可能值得推广,这就是我们在海外开展休闲体育包括组织户外运动过程中摸索出的“课程+体验+旅游”模式。到海外总是离不开旅游,现在进一步将其概括为体育旅游,这是和所有的观光旅行不同,最重要的是核心元素是休闲体育、户外运动,这个加进去以后内容就丰富得多。所谓课程,就是我们可以把所有的户外运动的项目都作为单独的一门课程来讲述,但这种课程的讲述不是在课堂里进行,我们只是对某一项目的基本概念、基本要求和开展条件等做一个简单介绍,比如使用1-2个小时课程介绍就可以完成了,然后接下来就是参与和体验。我们知道,这是一个体验经济时代,对所有喜欢的户外项目进行体验,理论学习完成之后就体验,接受教练的指导、参与体验户外运动项目的魅力并体现它的价值。之后,我们可能根据当地的自然条件和美丽风光,组织相关旅游,甚至是和开展的项目相结合,比如说攀岩、滑雪。新西兰还有一个很大优势,是它的季节和中国的季节是反的,我们冬季他们夏季,这样有一些项目在我们的季节里没法开展的时候,到新西兰去开展可能就更受欢迎。

  按照这种模式来组织活动可能就更受欢迎。而且,旅行社也希望能够拓展他们的业务范围,通过不同形式的项目来弥补目前旅游业面临的经营困难,由于互联网的广泛应用等原因,他们也希望开辟新的运营模式,这个与新西兰自然风光以及户外运动优势相结合的营销模式,就等于是创新的路子。

  目前我们在国内主要都在深圳做,当然主要是把休闲体育、户外运动和医疗健康相结合。因为时间关系,这方面我就不做详细介绍了,会后还可以和大家沟通谈论。

  凌平:接下来有请常生教授谈一下体育和旅游相结合的话题。
 

 
  常生:各位教授,各位专家,各位老师,同学们,下午好!非常感谢世界休闲体育协会给我这个机会和大家一起来研讨,刚才凌平教授讲了体育和旅游相结合的问题。在这里我说一说自己的理解。

  这几年我除了做一些理论的探索之外,也做了一些实践工作,比如江苏省有一个体育产业发展基金,这个项目就是对各类企业、社会组织在体育产业全民健身、休闲体育方面做得好的企业给予支持,对企业进行支持的时候就要进行评估,我作为专家也参与调研和论证,在调查过程中看到了很多的事情,也带来很多思考。第二块是通过参加行业会议增加了很多新的体会和认识。比如,今年我到美国去参加锦标赛,我们住在奥兰多迪士尼主题酒店,这个是体育主题酒店。下飞机之后,迪士尼的专车就把我们直接从机场送到主题酒店,住下来了以后我做了些了解,他有一个车站通往迪士尼各个景点去的,这个迪士尼是世界最大的迪士尼,有四个主题公园,包括魔法王国、动物王国、好莱坞影视城以及未来世界,还有两个水上乐园,总面积是124平方公里。这里面有六个高尔夫球场,有22个主题酒店,我们住的这个主题酒店是体育主题酒店,这个酒店就是把它装扮得体育味特别浓,比如有一个篮球楼,中间就是一个篮球场,在墙上装了很多像瑞士的篮圈,篮球,另外两栋楼是网球的,他有网球的拍子,网球场地等,主题很明显。到里面再看,公交非常发达,住的地方就有开往所有的景点的免费公交车,就餐也是价格低廉,酒店的价格也不是很高。

  这些给我什么体会?它让你到这个地方来之后,让你很开心地游览、观光,最后还给你留下一个非常好的印象。你会有一个什么感受?这个地方很好,以后还会去,你不去的话也会告诉其他人说这个地方很好。他把体育和旅游结合起来了,在这上面下了很多功夫,让每一个参与的人感觉这个地方就是休闲的天堂。

  另外一个,我们去参加巴西里约奥运会,巴西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他们同样很注意细节方面。我们国内的企业很多,做旅游项目怎么把这个项目在大的背景之下做得精细、服务到位,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这一块还有很多值得国外学习。

  这个是我个人的感想和体会,希望大家能够有所受益。谢谢大家。

  凌平:接下来我们有两位非常特别的嘉宾。我们稍微改变一下话题,围绕当今非常流行的电子竞技运动有很多的反馈和问题,今天论坛嘉宾里面正好有两位理论和实践非常丰富的专家,他们对电子竞技运动有个人独特的见解,不仅希望他们阐述个人见解,也希望大家都能够就这个问题交流碰撞一下。在座嘉宾有很多关于电子竞技的问题,电子竞技现在是一项被奥委会承认的体育运动,前段时间奥委会非常反对,电子竞技又被阿里巴巴说要正式进入亚运会的电子竞技正式比赛节目,在雅加达是一个表演项目,苟局长非常反对,还不成熟。我了解亚组会有三个选择,一个是2020杭州亚运会把电子竞技取消,第二个像雅加达一样保留表演项目,第三个成为正式项目。现在电子竞技刚刚发展起来还不够成熟,很多专家都发文表示青少年沉迷电子竞技等。有请专家介绍一下电子竞技的营销模式。
 

 
  张惠美:我是台湾中华一番电竞产业发展协会理事长,在台湾成立这个协会我觉得电子竞技产业涵盖四大产业,第一个是媒体,第二个是科技,第三个是游戏,第四个是娱乐。现在很多人对电子竞技有一些不好的想法,是把游戏和电子竞技联系在一起,事实上游戏和电子竞技是不同的区隔,很多游戏开发商是欧美人士,可是电子竞技只是把游戏当成比赛的一个项目的应用,这个需要厘清。

  电子竞技涵盖的四大产业联动起来是很重要的,因为它产生的是一个生态系,把整个产业连接起来,电子竞技才可以去发展。很多人因为不了解,就会以为电子竞技就是打游戏,很多家长担心孩子去打游戏参加赛事,即使拿到世界冠军也可能是一天的英雄,以后怎么办?事实上,整个产业带动涵盖四个方向:第一个是跟高科技有关,像台湾做显示卡,电脑周边、3C产品,另外一个是跟游戏业者有关,现在游戏业者大家都知道比如王者荣耀、英雄联盟等这些就是游戏开发商。现在产业有一点偏颇,左边这个产业没有办法存在,右边的产业跟赛事,转播,跟媒体,这整个是互联网经济,互联网经济带动了所有产业链周边,这个非常重要。产业链周边代表什么,我们需要集合有亚洲文化的IP。第三个是我们必须要生产非常多的内容;第四个是它是一个社群,所以社群会带动所谓的粉丝经济,粉丝经济是所有电子竞技与其他会有偶像崇拜。我们知道,中国制造怎么改成中国创造,在这个产业生态型来临的时候,品牌可能就会产生。过去大陆有很多代工厂,台湾也是一样,可是当这个产业链起来的时候,它联动带动了整个产业的升级,产业的孵化联动带动了城市的旅游、行销。为什么?因为每个城市在办赛事的时候会带动当地的文化并连接文创产业。这个是非常重要的生态系,连接着文创产业园,就是我们在发展的部分。
 
  电子竞技未来可能会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产业之一,现在有1380亿产值,在中国大陆是电影市场产值的3.3倍,在这个产业我们中国是非常具备当世界龙头可能的,游戏开发商都在欧美,可是消费最大市场在亚洲,亚洲市场超过50%-60%,我们华人非常重要,我们正站在全世界龙头地位。当我们担心这个产业发展,我们要了解到底担心的是什么。在教育方面现在台湾有200多个学校都有相关的科系,我们协会致力于电子竞技的推广,内地有一些企业和政府单位想要把电子竞技人才培养起来,因为家长担心的是孩子的出路,电子竞技需要主播、选手、导演等整个产业链的孵化,所有的人才都需要培养。台湾在这方面有很多政府的政策支持,内地我接触的很多,这个产业在文化部层面可能会有积极的推动,因为这个未来代表中国在全世界的发声,并与带动产业发展是有关联的,所以内地产业已经不是单纯的体育赛事,它是带动整个电子竞技的生态系和文创产业链。

  我简单跟各位做一个说明。谢谢。    
   

 
  周秉毅:各位前辈,各位长官,大家好,我们协会理事长发表了很多对电子竞技的看法,她讲得已得很全面了。电子竞技跟传统运动不太一样,内容跟传统的运动大致是相同的,只是他通过一个比较不好的媒介——电脑和游戏来引导人的操作。要做一个电子竞技的职业运动员不是那么简单,在座的各位可能有玩英雄联盟,王者荣耀大家都知道,这个概念跟运动基本上是一个概念,全世界打篮球的人可能有10亿人,可能真正能当职业运动员的凤毛麟角,电子竞技现在也是这样一个概念,只是大家都有梦想成为电子竞技选手。美国、欧洲能创造比如英超、欧洲超级杯这些足球联赛或者是NBA,华人在新运动里面则有突破的机会,有可能创造一个自己有话语权的顶尖的联盟,这个新运动从电子竞技开始的可能性很大。刚刚张总也提到游戏不等于电子竞技,电子竞技是游戏的竞技类别,市面上有很多游戏跟电子竞技没有太多直接关系,很多爸爸妈妈只是误会了,把游戏当做电竞的一种项目,但它根本上就不配叫电子竞技,主要原因是没有竞技因素在里面,电子游戏竞技类才叫电子竞技。
 
  电子竞技是一个很大的产业门类,也是一个很大的产业生态,从内容延伸下去,电子竞技1.0版本就像大家知道的职业联赛,它是电子竞技初生态的面貌,它有常态性的赛事,每几个月有前后期联赛,有比较完整的联赛制度,但没有一个完整的配套。配套的东西什么,从电子竞技的2.0来讲会延伸到俱乐部、主客场,比如有电子竞技的产业基地,就会有产业园,周边配套有很多,先有一个电子竞技的产业聚落,通过培育联盟俱乐部将联盟凝结出来,通过这样的新运动,才有可能创造华人的新品牌。刚刚张总提到的粉丝经济,华人到时候通过这个新运动出现的品牌可能就有服装、竞技周边产品,当这个产业走到3.0、4.0的时候,政策能够引导什么东西,是我们电子竞技圈的人比较在乎的。
 
  电子竞技圈的人都很看好电子竞技的未来,不是因为我们在电子竞技圈内,而是因为电子竞技的市场不需要开发,很多传统运动还在人为地传递一些意识,今天组一个足球队,我教大学踢足球。电子竞技不需要做市场推广,一个好的电子竞技项目基本上能匹配到亚运会的项目里面,有一定的受众基础,通过互联网的传递,一个好的游戏不需要推广,跟传统的运动的区别就在这里。既然这个浪潮已经无法抵挡,那就接受它的发生。今天主要讨论的议题还是要放在电子竞技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们怎么去应对它。我认为电子竞技还是需要很多人投资,除了民间投资,政府引导基金我觉得都是很好的方向,这样才可以带着华人电子竞技走进全世界。    
 

  
  陆璐:前面只有一个人提到了人才培养,就中国整个发展情况来说,在人才培养上非常滞后,所以说这个是一个矛盾体,一方面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对人才的需求渴望与高校培养出来的人才不匹配,这个是非常突出的矛盾,在很大层面上高校还是过于保守,在自己的象牙塔里面培养自己的人才,人才的培养难以适应市场需求。我简单介绍一下,我所在的叫体育休闲与旅游学院,下设休闲体育和旅游管理这两个专业,李克强总理提到的五大幸福产业(旅游、文化、体育、健身、养老)有两个是跟我们的专业是相关的。就休闲体育来说我们这个专业不是太长,只有六年时间,但是这几年不少企业上门来要人,高校和企业对人才的渴望都非常大。就我们学院来说,老师承担的教学任务包括社会服务,我们说休闲体育有很多项目,因为有资源,有场地,这个场地去干什么,如何去设计休闲体育项目,让更多民众在闲暇时间能有运动项目并能让他满意。每一个专业我们有两个方向,休闲体育我们设了户外探险和营地教育,市场上对这个人才是需求比较多的。旅游管理这一块我们涉及的是体育旅游的规划与设计,另一个是管理与服务这两个方向。
 
  前面我讲了现在高校非常难以满足市场对人才的需求。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学院又成立了两个中心,一个是体育旅游的规划与设计,我们的力量还是比较薄弱的,我们和清华等院校的设计院合作,因为他们的设计相对较强,而我们则对体育更专业;另外是休闲体育的项目设计与开发。我们希望通过这两个中心能够尽快满足市场的需求,同时我们也希望学生能够尽快成长,因为我们说高校的培养脱离了市场、脱离了社会,很大程度上就是它在闭门教学。让学生尽快成长,我们需要和企业有更多的结合。现在企业老板包括很多户外俱乐部的老总都是自己在实践中历练出来的。我们高校按照培养目标来说是要培养休闲体育的高端人才,高端在哪?这一块都是我们高校面临社会需求而做出的努力。我在学院里面分管教学,在课程设计等方面需要更多地去向市场学习,向各位老板学习。谢谢大家。
 
  凌平:几位嘉宾都各自做了分享,下面我们有些时间可以进行台上台下互动。我想问两位电子竞技的专家,我们都知道要成为电子竞技的职业选手是非常困难了,越来越多的人想成为职业选手,就越多越多人去参与电子竞技。我之前对电子竞技这个产业也非常关注,同时我在高校里面去了解了几个喜欢做电子竞技的学生,我问他们是不是喜欢电子竞技,他们说非常喜欢,他们跟我反映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市场,他喜欢电子竞技,而且也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产业。
 

    
  我的问题是我对电子竞技还是保持一个消极的态度。您在说电子竞技很多优势的时候,背后也有很多的消极,这么多人去玩电子竞技,毕竟是在电脑上完成,对他的大脑和视力是有消极影响的,我问学生他们打完电子竞技是不是很疲劳,耽误的时间多吗?他们都说是疲劳的,时间多。我想做一个调研,你们支持电子竞技的人可以举手,不支持的可以选择不举手。从大家举手的情况来看,我相信电子竞技是有市场的。

  观众提问:电子竞技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你说电子竞技和游戏是不一样,你们作为厂家和赛事的运营商来讲,在推广这个应用的时候,你们怎么样能够真正的用专业的理由,从生产和运营的角度有没有更好的方法?让大家有一个客观的认知。
 

 
  周秉毅:我回应一下前面举手发问女士的问题,今天谈的是运动的主题,电子竞技现在即将变成新运动,我讲一下应该说做任何运动都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不会因为做完运动我跑去问你感觉怎么样,消不消极,我觉得还是引导式的方式带大家去一个比较不正向的地方。不管是中学时期还是大学时期,我在做运动,一定是我很热爱这件事情,是我主动的行为,电子竞技的东西也跟这些传统运动有一样的概念,我做了这件事情可以达到身心灵的放松和快乐,即便不能给我带来钱和财富或者是其他的权利,但是我在里面是很快乐,那么这就是运动的目的。
 
  回到职业运动的概念,今天假如要做职业的电子竞技选手,也不是坐在那里打电脑游戏就能成为职业运动员的,没有这么简单,它还是需要有团队的合作、战术的引导、很多很深的结构,以及后勤团队,限于今天的时间就不赘述了。今天如果把它当成一个职业的话,如果你是热爱电子竞技的初学者,你可能游戏玩得不好,但其他的工具使得很好,可以当转播和后期制作。
 
  张惠美:孩子在打电子竞技这件事,你第一个要去了解,去关心为什么它会做这件事情。刚开始的时候我是不打的人,后来了解在游戏里有团队,有一队在打的时候大家要有团队精神和默契,我们团队打的时候就可以去跟人家去竞赛,打篮球是打的这个球,打电子竞技是用游戏,就是这个差异而已。
 

 
  卡塞主席:在以前有一位皇帝来到一个沙滩上,他想去冲浪,浪冲过来以后他被浪打回来了。我们有一些时候考虑电子竞技的时候,不能仅仅看它好和坏,我们有没有可能把它阻止下来,把电子竞技给取消掉。现在看来我们是没有办法,我们没有办法阻止电子竞技的发展,因为它在全世界确实是蓬勃发展。如果我们没有办法把它阻止下来的话,到底我们怎么办?我有一个侄女9岁,就在玩电子竞技了,我说你为什么不去排篮球,足球等运动呢,她们说这个东西太没趣了,不好玩,电子竞技更好玩。我想问两位专家,到底用一种什么样的商业模式,用一种什么样的方法既可以健康的发展,又能够不把这个东西阻止下来。
 
  张惠美:假设游戏是一个工具,应该要选择类型,而不是所有的游戏都拿来做电子竞技的发展,这个是很重要的,现在有分类,在选择游戏作为比赛项目的时候要深思。
 
  现场提问:两位电子竞技专家在这里探讨这个问题,我觉得确实是很热门。之前我们也了解了一些情况,刚才你也介绍了电子竞技对社会的发展和对产业的发展意义非常重大。我们现在也有不同的声音,主要存在的争议就是在电子竞技和体育的关系,特别是我们中国对体育的一个传统观念的理解在于他一定要有身体运动,现在更多是把电子竞技和体育融合在一起,就出现了很多不同的看法。
 
  我的看法是,为什么电子竞技一定要跟体育结合?还是体育一定要想跟电子竞技结合?这两个到底谁更想和谁结合?这是一个我想听你们的意见。再一个,我也听到一个观点,电子竞技如果单独成为一个项目去发展,也许跟体育结合起来,可能会有更少遇到这些牵强和争议,因为竞技有很多形式,电子竞技是一种很新的形式,就像我们还有很多其他大赛比如机器人大赛,它就不跟体育结合,就是一种大赛。还有一些艺术类的钢琴大赛等他们都可以搞竞技,搞得水平很高,电子竞技一定要跟体育结合?它的结合的益处或者是它的弊端,这个方面好像都回避不掉,你能不能谈一下你的看法。

  张惠美:我做一个说明,我们过去觉得用体力去冲撞,去流汗,这就是体育,这些就是运动。电子竞技是用脑力,用手,用眼睛在做的一个运动,所以它也是一种运动,只是我们以前习惯说流汗,要出力,可是电子竞技是属于智能类的运动,中国人很会下棋,下棋是脑力的运动,所以现在为什么电子竞技会这么火,因为互联网全球化的发展,变成大家用脑力来做运动,电子竞技是中国人最有可能用脑力赢得欧美人的新运动。
 

 
  嘉宾提问:大家好!你们刚才讨论可能忘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元素,日本任天堂把电子竞技运动发展起来了,不仅仅是坐在电脑边上打游戏了,比如说可以实现结合,通过电视屏幕打羽毛球、网球等,这样的电子竞技既有脑力也有体力,这可能就是刚才讲的选择运动项目,逐渐把电子竞技向一个更高阶段发展。日本还有动漫与电子竞技的结合,这方面可能会有更大的前景。
 
  程绍同:今天的讨论激起了很多火花,有高校老师,有运动员,有电子竞技业者,所以会有不同的观点。孩子学电子竞技好不好,从教育角度的观点与从经济和商业角度的观点是不一样的。新兴的电子竞技与传统的体育运动一定会结合,因为现在是跨界整合的时代,这个趋势无法阻挡,既然无法阻挡我们就要做适当的引导,通过教育可以做好引导工作。游戏的开发不是说我们自己想开发什么好玩的游戏,好玩的游戏不一定对我们身体好。所以,我们应该与产业界结合,引导让电子竞技实现任天堂这样的模式,通过穿戴设备去做,我认为可以有很多整合,诱导到我们想要发展的方向。
 
  凌平:今天的讨论非常热烈,感谢台上五位嘉宾,同时也感谢在座的朋友、专家学者,一起参与我们的讨论。
关闭